栖雯。

已经脱离高考苦海∠( ᐛ 」∠)_

整日沉迷于双黑敦芥伏八(略)不可自拔。

药研宗三痴汉。

未取得司机资格证。

圈地自萌。

栖雯

摸了只花京院(◍′˘‵◍)
私心给小心心加个承帽(◍′˘‵◍)

日常摸鱼
大概是个打刀药

板子到了摸个药总
每日吸药1-1

【k】幼稚园的日常生活(其四)

※就是些脑洞
※这次应该是食堂篇
※既不搞笑也没什么营养
※重度ooc
※如果接受以上的话请往下看
――――――――――――――――――――――――

1.
     镰本身为幼稚园食堂的掌勺大厨,压力很大。
  “镰本你今天的菜太咸了!”
  “镰本为什么今天全是素食!”
  “镰本为什么今天早餐的只有牛奶没有果汁!”
  “镰本……”
  “镰本……”
      ……
  “这菜,不错。”每日准时接安娜放学的尊因为今天帮里没开伙而早早的来幼稚园蹭饭。放下迷你的幼儿饭勺,满意的擦擦嘴,心想这里的伙食还是不错的啊干脆天天来蹭饭好了。没想到自己在镰本的心中已经树立了懂我菜者非尊莫属的形象。
    第二天,宗像看着镰本递上来的辞呈疑惑到
  “镰本这是什么意思。”
  “不好意思园长我要跳槽。”
2.
   说道吃饭……
  “噗叽。”尊额前的两根红须第9999次插进了饭里,汤里,菜里。
  “……”安娜扶额。
    能不能不要再在这里丢人了啊尊你没看见八田的下巴都要掉下来了吗!尊你听见心碎的声音了吗!
3.
    伏见曾经几次三番的要求宗像给自己加薪,
    理由是:
  “我真的无法忍受这些熊孩子这么小就懂得拉帮结派打打杀杀,还在吃饭的时候互扔饭团。”
  “意见驳回,这是在锻炼孩子们的人际交往能力哦,伏见君。”
4.
    鉴于前面两条。
    于是那天正准备去打饭的宗像迎面撞上了头顶红色大蝴蝶结发卡还糊了一脸米饭的尊。
  “伏见君你想加薪吗?”
5.
    尊很是喜欢这个叫八田美咲的孩子,可是当他第一次抱起这个小家伙时,小家伙好奇的揪了揪尊的……须须。
   “……你放开我。”
————————————————————————
※感谢食用。
     

© 栖雯 | Powered by LOFTER